“疫情在哪兒我就在哪兒”

2020-12-09 09:43:31來源:泰州日報作者:本報記者 韋紅雨

  葉紀錄,泰州市新冠疫情防控診治專家組組長、泰州市人民醫院重癥醫學科主任。近日,剛剛獲評為江蘇省抗擊新冠疫情先進個人的他,接受了本報記者專訪。

  在那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大考中,葉紀錄的身邊發生了什么?是什么讓他心生感動?昨天,面對記者專訪,55歲的葉紀錄道出了心聲:“我是醫生,疫情在哪兒我就在哪兒;病人在哪兒我就在哪兒。這是我的職責,我的使命。”

  記者:17年前,您就在抗擊“非典”的一線?

  葉紀錄:是的。那年非典肆虐時,我也是市專家組成員。像發熱門診,隔離病房,一層又一層的防護服……這些記憶里的影像,在新冠疫情的最初一下就跳出來了。我還經歷過禽流感、手足口、豬鏈球菌感染等多次突發衛生公共事件。新冠與非典有共同點但有更多的不同。新冠病毒比SARS病毒傳染性更強,隱匿性也強,神秘莫測,傳播途徑多,無孔不入。與新冠肺炎的這一“仗”是逃不掉的也是艱難的。怎么打?堅持生命至上,科學地打。

  記者:新冠疫情來勢洶洶,“戰友”說您從年三十起一直堅持自己開車,奔忙于泰州三市四區的實地會診。

  葉紀錄:新冠疫情是歷年來傳播速度最快、感染范圍最廣、防控難度最大的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。重癥患者治愈率很低,尤其老弱病殘,易死亡。我作為防控診治專家組組長,十分清楚肩上的擔子,不敢有絲毫懈怠。考慮會診頻繁,有時一天要轉幾個地方,我干脆一直自己開車。

  大年三十,泰州出現第一例疑似病例。接著的幾天,靖江、姜堰新冠肺炎確診患者的數字直接往上“跳”,病情進展很快。大年初一、初二,我就和盧慧宇主任連續兩天趕去靖江會診;晚上,去市衛健委進行核酸檢查陽性病例討論。那段日子,病人多,會診和討論是常態化,討論到夜里12點過后,深夜再被會診電話叫醒、頂著寒氣出門是很正常的。其實,那時候只要是與抗疫相關的人都歇不下來。我是醫生,救治病人是我的職責,敬佑生命、救死扶傷是我的使命。

  記者:您當時最擔心什么?

  葉紀錄:那段時間,我整個人的神經其實是繃得緊緊的。每接一次本院發熱門診或是兄弟醫院打來的電話,我心里總會驟然一緊,下意識地擔心。詳細聽完病人的情況描述后,我又會長長地舒一口氣,我們泰州大多數發熱的情況并非因新冠。我心里知道,但就忍不住,或許這就是大家說的醫者父母心吧。我希望所有的發熱病例都能排除疑似,每個患者都不被確診感染。即便確診,我又希望確診病例都是輕癥,每位感染病人的病情都可控可治。

  最擔心患者病情加重或死亡。當時,新冠沒有有效的治療方法,抗病毒藥效果差、副作用多,加上病情進展迅速,患者病情會很快加重,出現多器官功能衰竭。輕癥轉為重癥后,患者死亡率高達60%。看到患者的臨床癥狀、肺部影像、化驗檢查結果稍有加重,我都會特別緊張,那時候壓力特別大。

  記者:泰州沒出現一例危重病人,數據靜好的背后,是全體醫護人員的負重前行。當時,我們治療患者的重點、難點放在哪?

  葉紀錄:當時,有效防止輕癥患者轉向重癥、危重癥是重中之重;難點主要是高危人群的監測和治療。高危人群一般指年齡大的,有基礎性疾病的,和臨床癥狀重、氧飽和度低、拖的時間比較長的。泰州的患者,有4位75歲以上的老年人,基礎疾病多。治療過程中,我們救治團隊進行多學科診療,制定預警指標,“一醫一護一小組”,24小時監護與管理;細分方案,個體化治療及支持治療及時到位。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,沒有一例輕癥轉重癥、危重癥的。泰州也是全省唯一沒有新冠重癥的設區市,也是全省第一個新冠清零的設區市。

  記者:聽說,您要了所有病人的電話,包括家屬的,為什么?

  葉紀錄:離開隔離區,當患者脫離視線時,我可以打電話了解他們的感受,及時了解他們的臨床癥狀。還可以為他們加油打氣、心理疏導、緩解恐懼:“不要多想!配合治療。”“沒事到陽臺上曬曬太陽。”“今天狀態不丑啊!”還有就是,所有患者出院后,我們要隨訪3個月,需要及時與患者或家屬聯系。患者有我的電話也會主動打電話給我。記得有兩位患者,出院后打電話這樣跟我說:“葉主任,我要捐血漿。”我當時非常感動,他和家人都感染了新冠肺炎,住院期間與我們的治療團隊配合得非常好。那個病人還說“我小孩說了,他好了后也要捐。”我一時感慨萬千:于一線醫護人員而言,還有什么認可,能比患者主動求捐獻帶抗體的血漿來得更好呢?

  記者:有位不識字的高奶奶,出院時堅持口述、讓家人寫了封感謝信。聽說高奶奶當時情況很危險?

  葉紀錄:印象深刻。這位高奶奶每一次病情變化,簡直就是讓我和組員們坐過山車,太嚇人了,現在想起來還有點后怕。高奶奶78歲,伴有高血壓、糖尿病、冠心病等多種基礎病,且淋巴細胞計數很低,轉到市人民醫院時,胸部CT提示肺部病變仍在加重,臨床癥狀不斷加重,應該說情況很危險。2月18日晚,高奶奶病情再次告急,呼吸困難,血糖控制不住。我們組織多個科室集中會診,并突擊進行相關檢查。確定了新治療方案。2月19日,高奶奶病情仍不見好轉。我當時心急如焚,無創呼吸機接上、俯臥位通氣用上,6名醫護人員24小時“盯”她一個人,一刻不敢離開。還好,經過兩周努力,高奶奶的臨床癥狀和肺部影像逐漸好轉,順利地挺過來了。高奶奶不識字,那份她口述、家人手寫的感謝信,我看了,很暖、很暖……

  葉紀錄近照。

  左二為葉紀錄。

(★^O^★)MG迷失拉斯维加斯_最新版 河南貔貅脉动棋牌 手机版捕鱼大师 最准的六肖期期中特 好运彩票平台可靠吗 重庆快乐十分最快开奖结果 南通长牌游戏大厅下载 台州星空棋牌手机版 友乐广西麻将南宁牌 捕鸟达人存档 江苏快三开奖最大遗漏数据 陕西十一选五前三直选 高手论坛精准三头中特 河南省快赢481下载 金博棋牌最早版本 南京好运麻将200微信群 闲来安徽麻将安庆点